快捷搜索:  

日本(Japan)股市,繁花如故

"日本股市,繁花如故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2024年2月22日,当行情屏幕上日经225指数的报价前所未有地触及39156.97点历史(History)新高时,野村证券东京交易大厅的交易员们一同起立致敬,他们(They)中的一些人相互拥抱、欢呼,另一些人则由衷地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回复 当天,日经225指数上涨2.19%,收报39098.68点,创下了全新的收盘纪录高位。但对实体经济(Economy)来说,由于物价上涨以及欧元对美元升值等因素,2023年日本(Japan)GDP被德国反超,丢掉了世界第三大经济(Economy)体的地位。

视觉祖国2月22日,日本(Japan)东京显示日经平均指数收盘数字的电子板。当天日本(Japan)日经225指数创下历史(History)新高。视觉祖国/图

历史(History)新高

日经225指数之前的历史(History)高位,出现在1989年(平成元年)的最后一个交易日(12月29日)。彼时,正值日本(Japan)泡沫经济(Economy)的顶峰,日本(Japan)225指数在那一天创下了当时的历史(History)最高位38957.44点。

现年87岁的投资者、野村证券前雇员Kazukuni Yamazaki迄今依然记得,他所在大楼的一楼,曾经有一块显示股价的数字屏幕。 当时几乎路过的每个人,包括那些年轻时髦的职场女性,都会站在那里,看着(节节攀升)的股价,兴奋(Excited)地尖叫。

当时整个我国的财富泡沫,使得每个人都在谈论如何成为一个入会门槛高达5亿日元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,即便人们可能并不真的喜欢高尔夫。 Yamazaki补充称。在1989年,5亿日元相当于350万美元。

日经225指数在上世纪80年代的牛市,从1980年的6867点开始,到10年后的收盘纪录38915点结束。在这十年里,日股每一年都在上涨,并在1988年和1989年分别达成了40%和29%的年度涨幅,这吸引了大量日本(Japan)国内的投机者。

在那段昔日的巅峰时期,日本(Japan)股票的市值约占全球股市的45%,远远领先于米国的33%。

日本(Japan)资本市场的狂热也迅速蔓延到了他们(They)脚下的土地。仅在1987年,东京的地价就上涨了58%,以至于著名的银座购物区每平方米的转手价格一度高达3200万日元(约合23万美元)。

以当时的地价估算,日本(Japan)皇宫的价值(占地3.4平方公里),超过了整个加州的房地产价值。1987年,日本(Japan)仅股票和土地的资本收益就超过3.4万亿美元,约占当年度GDP的40%。

但好景不长,泡沫随即破灭。日本(Japan)股市、地价崩盘,金融系统爆发危机,进入经济(Economy)持续低迷的衰退期。自此日本(Japan)股市开启了长达近20年的调整,直至2009年方开启反弹之路。

高盛首席日本(Japan)股票策略师Bruce Kirk表示: 自1989年12月泡沫破裂以来,日本(Japan)股市一直被历史(History)最高点所困扰。无论日本(Japan)股市自市场触底以来表现得多么好,市场总是带有怀疑,总是将现在的表现与那个 高水位 进行(Carry Out)比较。现在日本(Japan)股市终于突破这个历史(History)最高点,不仅是一个数字上的胜利,更是心理上的解放。

盈利驱动

在全新的高位背后,日股市场的基本面、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的结构、日股投资者的构成,其实已经与当初截然不同。分析人士指出,归根结底源于盈利驱动,即企业盈利持续改善。东京证券交易所多年来积极进行(Carry Out)上市公司治理,改善企业利润表,今年(This Year)1月还要求上市公司自愿提出提高资本效率的业务计划,并警告称没有有效利用(Use)其资本的公司最早可能在2026年面临退市前景。

独立世界策略研究员陈佳表示,在日股表现亮眼的背后,存在多重原因。首先,2014年以来,日本(Japan)实施的公司治理变革是日股牛市的 最大功臣 。过去10年中,日本(Japan)行政部门对企业实施了一套新的管理准则,并不断敦促商界领袖提高股本回报率,达成董事会多元化,并给予股东更大的发言权。2020年8月,世界著名投资者巴菲特进行(Carry Out)了他的第一笔日本(Japan)股票投资。此后,巴菲特大量买入包括丸红、三菱、三井和住友等多家日本(Japan)企业股票。 巴菲特效应 为日经指数的暴涨奠定了基础 这种变相 背书 使得日本(Japan)股市成为全球投资者眼中的 香饽饽 。

此外,日本(Japan)宽松的货币环境为其股价抬升提供了支撑。T.Rowe Price新兴市场和日本(Japan)股市投资组合教授Daniel Hurley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,日元疲软是推动股市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去年10月,美元对日元升破151点,创1990年7月以来新高。近期日元对美元一直在150点附近徘徊。日元对美元在2023年下跌约8%后,今年(This Year)迄今跌幅已超过6%。日元走弱有利于日本(Japan)出口,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说,日本(Japan)公司股票也变得更加便宜。

有不少全球资管人士表示,近几个月至少有一部分全球资金流向了日本(Japan)。截至2月16日当周,外国投资者们净买入日本(Japan)当地股票的规模达到大约3820亿日元,这已是连续第七周净流入。

贝莱德负责日本(Japan)股市主动投资业务的主管Yue Bamba表示,从强劲的企业业绩到资本支出增加,所有因素都提供了推动力,日本(Japan)股票背后的积极因素比其他资产类别要多得多。在以往全球基金经理们的投资组合中,日本(Japan)股市的权重明显偏低,但这种情况以后应该不会再出现了。

反差明显

展望2024年,日本(Japan)股市有望继续上涨。Investment Lab负责人近期曾预计表示: 如果指数创新高,CTA(商品交易顾问)等右侧交易的投资者可能也会买入。股市上涨势头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持续,需要为吸引更多资金涌入的情况做好准备。

但与高歌猛进的股市相比,日本(Japan)实体经济(Economy)却呈现失速迹象。当地时间2月15日,日本(Japan)内阁府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(Result)显示,2023年日本(Japan)名义国内生产总值(GDP)初步统计数据为591.482万亿日元(约合42106亿美元),低于德国的44561亿美元,降至世界第四位,被德国反超。

从内外需对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增长的贡献度来看,消费不振等因素导致去年四季度内需对经济(Economy)增长的贡献度为负0.3个百分点,外需贡献度为0.2个百分点。《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新闻(News)》网站报道指出,内需不振使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去年第四季度未能走出负增长。

日本(Japan)第一生命经济(Economy)研究所首席经济(Economy)学家永滨利广指出,内需相关经济(Economy)数据连续两个季度全面下降。从工矿业生产等最新数据来看,今年(This Year)一季度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下行风险仍存,可能出现连续三个季度负增长局面。

这也使日本(Japan)央行面临艰难选择。由于日本(Japan)超宽松货币国策长期持续,导致市场机制扭曲、副作用凸显,目前(Currently)各界对日本(Japan)央行终结负利率国策的预期高涨。媒体和教授预计,日本(Japan)央行最早可能于今年(This Year)3月可能4月宣布结束负利率,这将对全球金融环境及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产生明显影响。

《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新闻(News)》报道指出,日本(Japan)告别负利率可能导致企业负担增加,日本(Japan)破产企业可能增加两成,行政部门应提前做好有关国策准备。

华福证券分析师燕翔指出,2024年日本(Japan)经济(Economy)增速下滑,主要源于2023年提振经济(Economy)的一次性因素消退,包括日元贬值、疫情期间积压需求释放以及被推迟商业投资项目的复苏。但由于再通胀进程仍在进程中,对应内需仍有较大潜力,尤其是居民消费和投资,对于企业盈利仍然构成支撑。

首都商报记者 方彬楠 赵天舒

日本(Japan)股市,繁花还是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270) 踩(51) 阅读数(2121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